意甲直播app午夜直|意甲积分榜|
校園文學
文學頻道
校園新鮮事

東坡拾遺——我心中的蘇東坡

時間:2019-07-12 18:35:56 來源:中國石油大學(華東) 作者:文/李海燕 ? 圖/網絡

點擊:3088 評論:0 字號:+   -

一個古寺中的銅鐘

盈盈漢河清淺,渚間多有才俊。把酒酌酹江蓑翁,林間長嘯拾采薇。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雖歷經民族興衰,王朝交替,山河易主,但是我們民族的氣質永恒,這是因為無數的文人們用自己的理想堅守為我們構建了一片修養生憩的精神家園。他們予山河以精神,梅蘭竹菊以氣節。執著剛烈屈平,濯之滄浪之水,以身殉國;歸隱田園陶潛,采菊望故國,周王傳,流觀山海圖;李白懷有大鵬逍遙之志,渴望建功立業。他們亦或少年風發,亦或白發蒼蒼,但渴望建功立業之心卻如日月之行,星漢燦爛,萬古長青。

蘇軾是我最為喜愛的詞人,他一生坎坷曲折,卻樂觀豁達,逍遙暢快,人對之有機心,他虛懷若谷,視若無物。他面對時光流逝,人生荏苒,與白發漁樵趁山間清風,江上明月,對飲江天際白,他眷戀人間風景美味,對于飲食頗有研究,好肉達到了無肉不歡的狀態,孔子曾說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東坡繼之矣。他對亡妻王弗窮盡一生思念,“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他與愛妾朝云紅塵知己,彼此陪伴,這個清麗善良的姑娘給了蘇軾貶謫生活無盡的曙光,自朝云死,東坡也命不久矣。他結交天下志士,游蕩山河大川,一生飄搖,卻一生縱性真情。他愿效法潘岳山簡飲酒狂歡,卻無人贈之買酒錢,他游離老莊玄幻世界。

蘇軾一身青衣,須訾飄飄,乘舟難渡,即興盡于彼。興修政事,與百姓聊乘,再來一壺好酒,一頓好肉,亦或躬耕亦或打獵,所觸所見皆成筆下之物,錢塘觀潮,江間聽曲,附和棄婦陌上花詞,吾每讀之,思緒飄搖。白居易貶于黃州,杜鵑啼血猿哀鳴,不覺淚下青衫濕,卻顯得有些小器了。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首詞寫于蘇軾烏臺詩案赦死之后被貶在黃州期間,朋友為他在東坡借了一塊地,以開墾補生計之難時。此時在田間勞作的蘇軾不料春雨忽至,雨勢作大,他身批蓑衣,在林間長嘯直行,到了山頭,日頭出來天已晴明,他不因晴天而高興,也不因風雨而怨恨,他淡泊名利,看淡人生,起伏自在又何必悲喜。蘇軾二十歲即考中進士,深為歐陽修和梅堯臣賞識,名動京城,他瀟灑不羈,作詩自在盡興,不拘一格,后因向徽宗呈遞奏折中話語帶有自己的個人色彩而為奸臣詬病,愈演愈烈乃至發展成烏臺詩案,蘇軾因為多位文人志士相助才得以保命,發配黃州任團練副使,此時的四十多歲的蘇軾經歷了人生的起伏,有了更多的平靜。聽酈波老師講解過此詩是蘇軾人生的一個轉折。之后蘇軾的政治生涯起起伏伏,他被調回過京城,但更多的卻是被貶謫,最后被貶到了儋州,也就是海南一帶,遠離政治中心,蘇軾把這里當做了自己的故鄉,寫詩道:我本儋州人,寄身西蜀,苦中作樂,尤愛海牦極鮮極美矣,最終還是踏上了回大陸的扁舟,客死常州,燦爛的一生就此而止。身似已灰之木,心如不系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這里是多么的無奈可嘆,又是多么的云淡風輕,一生了結,一生卻又不僅僅如此。我常想蘇軾的天空似乎總是那樣陰沉黯淡,但他用筆為我們留下的卻是血氣方剛,愛說愛笑,積極豁達,饕餮美食的他。勸諫我們看淡離別,與友千里嬋娟;莫求長生,但惜今朝;切莫多情去觸碰無情;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他將太多的美好希冀贈與后人。

蘇軾一生交友無數,上至文壇冠秀,抱玉懷珠之才,下至白發漁樵,籬下老嫗,他與人為善,為人豁達,坎坷的一生也不至于太落寞。君子之交最是讓人感動,竹林七賢中嵇康與阮籍二人,蔑視理法,厭棄官場,他們放浪形骸,醉情山水,于濁世自清。蘇軾與黃庭堅二人是師生,二人互相調侃,惺惺相惜留下許多佳話。蘇黃是書法四大家,蘇軾的字扁平峻逸,黃庭堅的字修長瀟灑,蘇稱黃的字是蛇掛樹梢,黃謔蘇的字是石壓蛤蟆。后在明朝的《核舟記》中記錄蘇、黃共閱一手卷。東坡右手執卷端,左手撫魯直背。魯直左手執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語。東坡現右足,魯直現左足,各微側,其兩膝相比者,各隱卷底衣褶中,可見后人對二人的喜愛。而王鞏與蘇軾是同門之情,當年王鞏被蘇軾連累卷入烏臺詩案,但是他并沒有怨恨過蘇軾,并在蘇軾貶謫的日子里一直與蘇軾保持書信往來,兩個樂天派互相勸勉,挨過黑暗的時光。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何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在無盡的黑夜里蘇軾懷念結發亡妻王弗,徹夜難眠,當年恩愛情篤,政治順心,春風得意馬蹄疾,喪妻十年之間,日日思念,人生傾覆,唯有輾轉反側,期魂歸故里。后來于西湖蓬船遇到紅顏知己王朝云,蘇軾曾為她寫到“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清麗高潔的朝云給東坡帶來了太多慰藉,她明白蘇軾的雄心壯志,也知道其為人嫉妒,無可奈何,所以她猜到蘇軾一肚子的不合時宜,當蘇軾吟誦“天涯何處無芳草”時,會與之淚流滿面。芳草一詞源于屈原《離騷》中的何昔日之芳草兮,今只為此蕭艾也,表達了蘇軾欲仕不能的悲戚苦悶。我想蘇軾是幸運的,他遇到了一生的至愛至交,伉儷情深也有賭書消得潑茶香的情趣。

蘇軾出生于四川眉山,受西蜀文化的影響,不拘禮法,樂觀逍遙,蘇洵為之取名“軾”,軾人們用來把扶,其默默無聞卻不可或缺,蘇軾去世之后眉山的一切都隨著這位文豪蕭條不復華茂了。在蘇軾離去的一千年中,他成為了一種意象,一個符號,多少志士在這里汲取營養,尋求知己。他是中華文化中燦爛的一部分,他的詩詞書畫美食,他的氣節,讓后人東皋薄暮嘯,拔劍四顧心茫然時能棲息到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精神家園中。

打賞本站
若您喜歡本站,可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我們「打賞請附言留名」,打賞金額將用于網站運營和維護,謝謝!
一個古寺中的銅鐘

中國石油大學文學院漢語言文學系李海燕供稿

責任編輯:高永鋒

上一篇:春風十里不如讀書

下一篇:盼望

  • 珠穆朗瑪峰上那些尸體 如今成了一個個地標

    一個美國人如何打撈失落的五四記憶

    1979年,中國開始整理“五四”遺事,對這場六十年前的過往做重新評價。失語長達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開始被邀請出來,重述往事。舒衡......

中國大學生網評論【0人參與,0條評論】 登錄 | 注冊

高永鋒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 窮與富的對立——評影片《寄生蟲

    在一個閑暇的周末,我懷著憧憬而又緊張的心情看完了的奉俊昊先生導演的電影《寄生蟲》。電影講述,在韓國首爾平...

  • 印象西油之美景

    升入大學,身邊不會再有家人的面孔,不會再有熟悉的鄉土,但我尋到了自己生活的新世界。在大學這座象牙塔,我感...

  • 歲末,我在南苑

    學生關于湖南工程學院應用技術學院的生活感悟與體驗,在9月份進入大學校園的種種事跡與日常,在學習生活中遇到...

  • 我的部長之旅

    大二上一學年的學習生活已經接近尾聲了,回顧一學期的時光只覺得時間飛快。在這一學期里,我擔任了院的社團聯辦...

校園文學
意甲直播app午夜直
快乐飞艇 新浪体育客户端 河南快三几点上班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国彩苹果 极速快3开奖历史 甘肃快3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3d开机号今天 183娱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