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直播app午夜直|意甲积分榜|
校園文學
科技頻道
校園新鮮事

致北大同學李彥宏的一封公開信

時間:2016-05-23 16:10:48 來源:域名資訊 作者:搜房網總裁李忠

點擊:11940 評論:0 字號:+   -

李彥宏同學:

我在這里叫你一聲同學,并不是想和你套近乎、攀高枝,或想占你什么同學之誼。你也知道,我們從燕園出來的人,能花錢解決的事絕不求人。相互踩踏也是我們北大人的本性。我說按法律辦事,你給我談用戶體驗、我談我的企業和個人的利益,你給我講價值觀和夢想,于是,你發內部信,我就發公開信。

正像錢理群先生所斥責的,我們都是北大培養出來的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年少時我們曾試圖改變中國,頭破血流,到現在精力還無處釋放,我也不想做什么正人君子,拐彎抹角說些大道理、價值觀、夢想,現在我有的是精力只為自己的利益說話。

第一次知道你的公司,是在16年前,你的一個銷售來我的辦公室,說是一個叫“百度”的搜索引擎也是北大同學創辦的,他想讓我付費用你們的搜索引擎,說是可以替換我們“搜房網”的搜索框,鑲嵌到搜房的網站里,說是新浪和搜狐的網站都是這么干的,記得一年的費用是幾十萬。我覺得這個主意挺可笑的,沒采納。我那時還做了一家廣告公司,《北京號簿》,就是黃頁分類廣告,公司的業務人員好幾百人,百度的一個經理跑來,想游說我做百度的代理。我覺得我們自己的活都忙不過來,也沒采納,說實話,那時的百度還真的不算太有名,同期的國內外的搜索引擎還有一大堆。

此后,百度搜索引擎的興起,角色就換了。在2006年,一家和我們同名的網站融來一大筆資金,資本和百度搜索引擎入口的結合,在百度上購買了中國所有熱門小區或樓盤名稱的關鍵詞,流量所至,加上中國互聯網和房地產業的崛起,這家網站所向披靡。我們和同名網站差距越來越大,我們也只能拿著商標之類的文件向你們投訴,但在那個野蠻生長的年代,我無計可施,很快我們就被擠到了角落。現在很多人問我為什么當時不起訴?我其實為這種事起訴過,不過對象是3721,我們付了3721十年的“網絡實名”的費用,但后來,他們竟毀約又賣給了出價高的同名那家,我們訴到法院,法官的解釋是網站不是政府機構,這是“公司行為”,它想賣哪家就賣哪家,公開訴訟結果并不理想,雖然3721私下里也賠償了些錢,但是,在當時這樣的國情下,我覺得這事兒通過訴訟勝算不大。所以,這也不是顧忌北大同學情面不去告你百度。

可以說,無論我的“搜房網”、還是《北京號簿》黃頁后來的衰落,都是搜索引擎迅猛發展的結果,尤其是在谷歌退出中國后,在資本、管理和思維模式都不如人的情形下,我們的聲音基本沒有了。百度徹底改變、培養了中國人的上網習慣,加上后來收購的Hao123,流量入口的的碾壓,使我無法找到突破口,所有的智慧和努力都是徒勞,不管怎么說,百度的興起是我公司業務重要的轉折點之一,所以,百度成功的歷程也是中國許許多多和我一樣的企業失敗的歷程。

對此,我并不責怪百度,有怨言無怨氣,因為這是一個世界性的趨勢,順之則昌,逆之則亡,互聯網本來成功率就不高,愿賭服輸。不僅如此,百度和你也成為和我一樣的許多北大人心底里的驕傲,百度掙的是陽光下的金錢。

好,言歸正傳,經過十來年的拉鋸戰,我們在高院最終贏了商標官司,再加上原有的商標,基本上封殺了同名對手的僥幸心理,對手改名了。這樣我們又開啟了大規模在百度投放“搜房網”廣告的嘗試,對最近這些年的百度有了更深的認識。

給搜房網站付費加個“V”,這樣才能成為百度認可的所謂的“官網”或“誠信企業”,現在快一年半了,代理和部門的推諉,流程不知道轉到你們哪個部門去了,到現在也沒加上。

自己買自己的名字在百度上顯示,你們把這稱之為“品牌專區”保護。“搜房”名稱的“品牌專區”保護費,百度報價是一年1000多萬,“搜房網”的“品牌專區”保護費報價一年2500多萬。拿著判決書和你們談,百度回復什么“主需求分散”、“客戶體驗”之類的話,如果想在百度上顯示自己,就得被逼買下自己品牌的“品牌專區”,如果不買,你們就顯示一大坨別的網站。

無奈,后來只能買了個“搜房”名稱的“品牌專區”保護,上面是我們,下面顯示的還是別人的。至于“搜房網”的“品牌專區”保護費,照百度的說法,因為“主需求分散”,我沒花錢的資格,也買不起,頁面更是全顯示的是別人,我們竟然一條信息也沒有,而百度中關于搜房網的一切負面新聞報道,我們也得一起背著,無法解釋。

這種感覺就像天天在過萬圣節,“不給糖就搗亂”。

我一手拿著錢,一手拿著高院的判決書,低頭到百度買我們自己的名字,可你百度還是百般刁難,我姿態卑微的和你們交涉了快兩年,人有多少個兩年能跟你耗著!

想起你們百度所謂的“主需求分散”、“客戶體驗”之類高尚的鬼話,明明知道這里的貓膩,——不就是人家出的錢更多嗎?錢不如人,我也忍了!還是那句話, 我們這些從燕園出來的人,能花錢解決的事絕不求人。本來,我還是想花錢、花時間解決此事。

要不是后來發生這件事,我還是在隱忍著不發作。

前幾天,上市公司“萬里股份”公告,稱“搜房網”要借殼上市,你李彥宏自己的個人公司投資4個億參與此事。而這家號稱“搜房網”的正是和我們有十幾年利益瓜葛而輸掉官司的那家,它也是這些年來百度廣告的大金主之一。

你可以裝作不知道有這樣的事,但你自己個人的公司投資4個億,以百度的商譽為借殼之事做背書、站臺,以影響市場對此事的認可度。這事情是沒法子全遮掩過去的,而且全寫在上市公司的公告里。

用你們的高智商和老到的財計,組團忽悠,再加上百度的背書,把一個價值3.2億的資產,來中國賣162億給股民,把千千萬萬中國股民當豬去賣了掙錢,我管不著,也沒權力管,更沒有這樣高的社會責任感,我在你們眼里也只剩下羨慕嫉妒恨。但你們以我的“搜房”、“搜房網”之名借殼,這樣做,觸犯了我的利益,我一定不自量力地跳出來,哪怕你們把我當成唐吉坷德式的傻瓜蛋,我也要這么做。

不攪黃你們的好事,我和我的公司就沒有了未來!

所以,放心,我一定盡我所能去把你們這好事兒攪黃!前幾天,我開記者會,拿著搜房商標和高院的判決去砸你們,當然,我跳出來,你這4個億的投資也就泡湯了。也許你有這雅量,這點投資對你來說不算什么,但你公司為你操作這事的一群善于表演、懂得配合、高智商的人可未必這么想,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不被你公司里的這群人折騰我們、“黑打”我們、“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即使你無心給我設置障礙,但別人也會揣摩上意,我還是把話公開、挑明了說出來,省的大家以后好像都有什么冠冕堂皇的高尚理由。

如果你還記得我們年少時,在北大大講堂里,我們坐在臺下對那些臺上侃侃而談、空話連篇的官員、學者發出的噓聲,那么你現在的角色就是那個臺上的人。想想為什么別人噓你?為什么今天你惹了眾怒?而我只是大講堂里噓你的一個人而已。

百度就像機場高速路的收費站,人人厭煩,不是被逼急了,誰也不想和你們翻臉。有利益就是有利益,你有大九九,我有小九九,別用什么價值觀把自己包裝的太高尚。

你們反應也夠快,周末,百度通知我們公司,要把“搜房網”這個詞從“百度百科”中刪掉。我們說,好,最好能給個書面說明,你們回答,百度從來不會為這種事出具書面說明。要知道,這個詞是我花錢買的,看在錢的份上,你們也該給個說法吧!

今天,我是站在你的門口付著錢在和你說話,請你尊重法院判決,按法律基本規則辦事。

我也可以跟你明說,我可以為推廣業務為百度付費,但以后我不會再為我們的名字在百度上顯示而付這種保護費,你可以把“搜房”、“搜房網”在百度上全部刪光,也可以說這是“企業行為”,顯不顯示我們的名字是你的自由,你可以顯示一張空白頁或“404”,但查詢百度后,頁面所顯示出的“搜房”、“搜房網”不是我們,而是別的名字的網站,那我一定訴之法律或采取一切法律框架下的手段和你們抗爭,我不管那幾萬家和我們一樣憤懣在心的企業將怎么做,我是不會再忍氣吞聲。我更不會再等待。

套用一下近來非常流行的馬丁?尼穆勒的“馬客體”:

“在中國,起初賈平凹、韓寒等文學界告百度侵權,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作家;接著環球、華納、索尼等著名唱片公司起訴百度,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音樂家;后來優酷、騰訊、樂視、搜狐等接連向國家版權局投訴百度,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導演或演員,也沒有影視作品;此后百度被告上法庭要求退款,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沒有通過百度搜索莆田系的醫院;最后百度奔我而來,……”。

所以,作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如果再不說話,那就再也沒法說話了!我得跳出來為自己說話。

我輩土鱉長期混跡于污泥綠藻,難免土腥泥臭,而你這海龜從開始的清新極致迅速蛻化成和我輩一般,這不是簡單的個人問題。如果以前的百度和今天的百度有什么區別,改編一下宋美齡的一句話:以前的百度,那只不過是因為他們還沒有嘗到權力真正的滋味。今天的百度是中國互聯網中的帝王,頤氣指使,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競爭對手制約。

正如我們年輕時所喊的那樣,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不僅對政治,一切皆然。

所以,天下苦百度久矣!稍有風吹草動,便成驚濤駭浪。

要是論起每年不計其數的侵權官司,可以單獨給你們開個“百度法院”,專門審理你們的案件了。即使這樣,對事依然無補。

當然,百度也不是一無是處,有了你們輿論更和諧了,思想更統一了,相關部門的工作更輕松了。

所有的臟水都潑來吧,我準備好了,你有的是公關公司,我有的是心理承受能力。

現在,我快遞給你,也發到網上,如果你能看到這篇文章,想想錢理群先生那些斥責的話,不只說你,是說我們,至少說我……

李忠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七日

打賞本站
若您喜歡本站,可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我們「打賞請附言留名」,打賞金額將用于網站運營和維護,謝謝!

責任編輯:高永鋒

  • 珠穆朗瑪峰上那些尸體 如今成了一個個地標

    一個美國人如何打撈失落的五四記憶

    1979年,中國開始整理“五四”遺事,對這場六十年前的過往做重新評價。失語長達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開始被邀請出來,重述往事。舒衡......

中國大學生網評論【0人參與,0條評論】 登錄 | 注冊

高永鋒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 窮與富的對立——評影片《寄生蟲

    在一個閑暇的周末,我懷著憧憬而又緊張的心情看完了的奉俊昊先生導演的電影《寄生蟲》。電影講述,在韓國首爾平...

  • 印象西油之美景

    升入大學,身邊不會再有家人的面孔,不會再有熟悉的鄉土,但我尋到了自己生活的新世界。在大學這座象牙塔,我感...

  • 歲末,我在南苑

    學生關于湖南工程學院應用技術學院的生活感悟與體驗,在9月份進入大學校園的種種事跡與日常,在學習生活中遇到...

  • 我的部長之旅

    大二上一學年的學習生活已經接近尾聲了,回顧一學期的時光只覺得時間飛快。在這一學期里,我擔任了院的社團聯辦...

校園文學
意甲直播app午夜直
大富豪彩票网址 中体育比分直播网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50期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浙江 生产糖果赚钱吗 貔喜游戏脉动棋牌官网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PS大神如何赚钱 北京彩票玩法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